杜华心苑最新消息



站上舞台演出,在聚光灯之下接受掌声,对於从前的我而言,或许是再平凡不过的经验。但纵使掌声与光彩多么让人喜悦,我的心中却缺少了一种踏实感。每每在演奏会散场之后,独自一人坐舞台上,看著空荡荡的观众席,总是有种不真实的感受。

因缘际会之下,我接触到了一份特殊的工作:礼仪乐师,也就是在丧礼告别式进行时演奏音乐作为仪式伴奏。

还记得第一次的工作前,我还在担心著自己能不能胜任这份工作。但是当告别仪式一开始,迎面而来的情绪冲击,远远地超过了我的担心。生离死别的哀伤凄凉,亲情难舍的哭泣与泪水,这些真实的情绪赤裸裸地呈现在我面前,而我当下就明白,我能做的就是拿起我手中的乐器,将我接受到的一切,用音乐呈现与回应给所有在现场的人们。

在一次次的工作中,不断地看见人们在面临死亡时的无助和崩溃,也看见人们在经历亲人死亡的过程中,所流露出的真实情感。尤其每次听著遗族家眷念著给往生者的话时,我几乎可以感受那椎心般撕裂的痛。在死亡面前,一切的矫揉作态都卸下了,一切的是非恩怨都无所谓了,因为摆在面前的,是永恒的失去与别离。

「透过死亡的边际经验(Boundary experience),我们能够觉察到更真实的存在」存在主义曾这样说道。在死亡面前,所有的伪装都没有意义,任何情绪都真实的呈现。而我因为接受到了如此真实的情绪,而在当下能够以音乐的形式将我所感受到的情绪表达出来。音乐与情绪在告别式会场里交织与呼应,使我深深地体会到,此时此刻的一切是如此真实。

死亡,揭示了生命的有限,当它无法抵挡的来到面前,我们才发现原来好多的时间与生命都已经流逝。也许透过这样一次次地目睹死亡从眼前经过,才发现逝去的时间已无法追悔,而未来的路途亦无法预测,唯一可以拥有和珍惜的,只有当下所存在的一切。逝者正用他们生命最后的光,为我们照亮脚边的道路,提醒著我们那些能够把握住的当下。或许人的一辈子可以有很多次的生日,但是,必然只有一次的死亡,而我正在参与著一个人生命中唯一且最后一场的重要仪式,并且接受著他们为我带来的生命之光,我感到如此幸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