杜華心苑最新消息



站上舞台演出,在聚光燈之下接受掌聲,對於從前的我而言,或許是再平凡不過的經驗。但縱使掌聲與光彩多麼讓人喜悅,我的心中卻缺少了一種踏實感。每每在演奏會散場之後,獨自一人坐舞台上,看著空盪盪的觀眾席,總是有種不真實的感受。

因緣際會之下,我接觸到了一份特殊的工作:禮儀樂師,也就是在喪禮告別式進行時演奏音樂作為儀式伴奏。

還記得第一次的工作前,我還在擔心著自己能不能勝任這份工作。但是當告別儀式一開始,迎面而來的情緒衝擊,遠遠地超過了我的擔心。生離死別的哀傷淒涼,親情難捨的哭泣與淚水,這些真實的情緒赤裸裸地呈現在我面前,而我當下就明白,我能做的就是拿起我手中的樂器,將我接受到的一切,用音樂呈現與回應給所有在現場的人們。

在一次次的工作中,不斷地看見人們在面臨死亡時的無助和崩潰,也看見人們在經歷親人死亡的過程中,所流露出的真實情感。尤其每次聽著遺族家眷念著給往生者的話時,我幾乎可以感受那椎心般撕裂的痛。在死亡面前,一切的矯揉作態都卸下了,一切的是非恩怨都無所謂了,因為擺在面前的,是永恆的失去與別離。

「透過死亡的邊際經驗(Boundary experience),我們能夠覺察到更真實的存在」存在主義曾這樣說道。在死亡面前,所有的偽裝都沒有意義,任何情緒都真實的呈現。而我因為接受到了如此真實的情緒,而在當下能夠以音樂的形式將我所感受到的情緒表達出來。音樂與情緒在告別式會場裡交織與呼應,使我深深地體會到,此時此刻的一切是如此真實。

死亡,揭示了生命的有限,當它無法抵擋的來到面前,我們才發現原來好多的時間與生命都已經流逝。也許透過這樣一次次地目睹死亡從眼前經過,才發現逝去的時間已無法追悔,而未來的路途亦無法預測,唯一可以擁有和珍惜的,只有當下所存在的一切。逝者正用他們生命最後的光,為我們照亮腳邊的道路,提醒著我們那些能夠把握住的當下。或許人的一輩子可以有很多次的生日,但是,必然只有一次的死亡,而我正在參與著一個人生命中唯一且最後一場的重要儀式,並且接受著他們為我帶來的生命之光,我感到如此幸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