杜華心苑最新消息

590378aed0015412b2b66a5c73288e2f.jpg
【諮商心得回饋分享】作者:小龍(筆名)

      去年年底到今年初的這段時間,可以說是我人生中最痛苦的一段時間,在家人的建議之下,到杜華心苑做心理諮商。為什麼說這段時間是人生中最痛苦的一段時間?因為在我人生的其他階段所遭遇到的困難,我都認為能靠自己的力量與意志來克服,可是因為一件突如其來的遭遇,讓我沒有辦法理性冷靜地去處理面對到的問題,每每想到那件事就會非常的恐慌。

      可是跟老師的對談之中,我慢慢理解到許多自己遇到的問題,不只發生在我身上,也發生在其他人身上,並且最重要的,知道這是可以好轉的。我覺得我很幸運在杜華心苑的協助之下,遇到一位很值得信任的老師,他不會用先入為主的觀念去告訴我什麼是對是錯。而是透過問題一步一步的去引導,讓我在表達的過程中釐清問題。

      我想遇到創傷事件,對當事者來說,問題與痛苦都像是糊成一團的東西,只有很純粹的不舒服與焦慮,卻不知道原因,可是透過老師的提問與自己的講述,就好像抽絲剝繭一般,把問題有條例的分清楚。

      剛開始諮商的時候,老師一步步讓我透過自我表述,慢慢知道我原本覺得是被他人強加在我身上的東西,有些是我本來的一部份,有一些是遇到事件之後才有的反應。其實因為談話內容常常講到自己比較不想正面面對的事情,所以在諮商的過程中有時候也會有一些不舒服的感覺。

      可是在一次一次的嘗試之下,慢慢可以跟自己共處。因為創傷的關係生活中會出現一些困難,像是每當遇到之前事件相關的人事物,焦慮與不安又會再度浮現。在諮商後面幾次,也透過跟老師對談,慢慢理解到在事件發生的短時間內,對於相關的人事物會特別敏感是很正常的,也是因為自己在講述這些日常遭遇的困難時。才慢慢發現原來許多原本不知道為什麼會有的不適感,是因為創傷事件的相關聯所導致的。在知道問題後再老師的建議下先暫時避開這些人事物,讓我的恐慌的次數大幅的降低。

      在後來的生活中,我慢慢嘗試少量的去接觸與事件相關的人事物,也不會有同樣的恐慌反應出現,讓我覺得真的透過諮商的方式,我慢慢看到問題是什麼,也慢慢知道如何一點一點地去碰觸相關的人事物。

      雖然目前不敢說自己已經非常穩定了,可是比起剛開始諮商前,常常會有自殺與自殘的想法,想說如果情況都不會好轉,那還是死了算了,現在恐慌的出現的明顯頻率下降許多,對於問題是什麼也慢慢比較有了概念,在老師的引導與建議之下,也慢慢覺得有能力可以面對自己的生活。我真的很謝謝杜華心苑在我最困難的時候給我這麼大的幫助。

(本文已徵求作者同意分享)